2011言選書單

7月 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米蘭‧昆德拉
8月 《羽衣》吉本芭娜娜
電影:《阿基里斯與龜》北野武
9月 《帶小狗的女士》契訶夫
10月《愛的藝術》佛洛姆
電影:《眼淚》鄭文堂
11月《蘇菲的世界》喬斯坦‧賈德
12月 驗收過去與展望未來

2011年1月27日星期四

《都柏林人》〈死者〉-鄭冠榮老師

在大雪紛飛之際,兩個姨媽(aunties)引領企盼姪兒加布里埃爾(Gabriel)能儘快回來支持節餐會;加布里埃爾(Gabriel)終於到了,在衣帽間他給予小費的行為被(Lily)頗不認同。

加布里埃爾(Gabriel)來到後與眾人顯得格格不入。首先是(Lily)對他的回嘴,講稿的內容陳義過高,眾人跳舞之時佇立一旁,對瑪莉‧簡(Mary Jane)彈奏的樂曲不感興趣,回想起與太太格雷塔(Gretta)漸行漸遠的婚姻等等。諸多因不認同而引起的焦慮,在艾佛斯(Ivors)直率的詢問Grbaiel為何不研究自己國家的地方語言時達到了高潮。

加布里埃爾(Gabriel)的侷促不安終於稍有緩解,當他發現站在晦暗樓梯間的太太有一種無可言喻的優美時,舒緩轉化成一種殷切的期盼。原來往生者對存活者的影響一如文化對每個人的呼喚。從一般人到像加布里埃爾(Gabriel)那種知識份子,不管喜歡與否都在其文化的氛圍中歡唱、憂傷、批判、棄絕,又須回過頸來正視文化無所不在的包覆。〈死者〉也試圖勾勒出愛爾蘭文化為何。

從此觀點,讀者可以追問出一個有趣的觀點:文化是什麼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